搜索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正文

“本硕博一体化”育中药学创新人才

2024-06-19 来源:高士教育

成都中医药大学以“院校—师承”教育为突破口,一中心三层次七阶段九年制——

“在本科阶段,我就可以在导师指导下撰写出项目申报书。如果没有学校的‘本硕博一体化’培养模式,我是绝对做不到的!”成都中医药大学2018级中药学(基地班)学生牟仕昊感慨地说。

新时代中医药事业的发展离不开一流中药学人才培养,而如何传承与创新则是中药学人才培养的关键。近年来,成都中医药大学秉承“医药结合,系统中药,明理致用,实践创新”人才培养理念,以“系统中药学”思想为指导,原创性地提出“‘一中心三层次七阶段’本硕博一体化”培养模式,以“院校—师承”教育为突破口,全过程、全要素、全方位开展中药学拔尖创新人才教育实践,回应新时代中药学人才高质量发展的需求。

中药学人才为何需要长学制——

突破医学临床与药学分离、学制过短弊端

当前,国内多数中医药院校将医学临床与药学分离,学制也与其他专业相似,分为本科、硕士、博士三阶段分层培养。在成都中医药大学副校长彭成看来,这样的培养方式虽然符合现代高等教育的发展特点,但应用到中药学教育领域时却有些“水土不服”——“容易出现‘学医不懂药,学药不懂医’的情况”。

“中医注重临床和实践经验。”彭成介绍,传统中医看病救人的过程是先诊断、再开药,这一问诊流程通常由同一位医生完成。如果中药学教学将中医临床和药学分离,就会出现“无方可开”或“有方乱开”的情况。此外,采用本、硕、博分阶段培养模式培养中药学人才,虽然能将学生快速送入就业市场,但却使得不少中药学专业本科毕业生在就业与升学时“力不从心”:既存在就业经验不足的问题,科研层面的知识储备量也不够。

彭成表示,中药学本身的特点决定了人才培养需要长学制。最具特色的中药学“长学制”教育可追溯至隋唐时期。当时的太医署不仅制定了中医药“高等教育”的学习课程、学习任务,而且还建立了考试录用制度,学制最长可达7年。

因此,在他看来,中药学作为具有深厚文化底蕴和实践基础的学科,要想达到最好的医疗效果、培养出最适应时代发展需要的人才,势必需要根据自身的发展情况制订人才培养计划。

基于这样的思考,一套符合时代要求的中药学人才培养理念呼之欲出。2006年,彭成结合其与团队所提出的“系统中药学”理论,确立了“医药结合,系统中药,明理致用,实践创新”的人才培养革新理念,以及“‘一中心三层次七阶段’本硕博一体化”贯通式九年制创新人才培养模式。

2017年,该校启动编写创新教材《系统中药学》,推出适用于本、硕、博阶段的四川省中药学精品在线开放课程。同年,借助该校中药学学科入选国家“双一流”建设学科的契机,团队通过与学科发展有机融合,开始推进“本硕博一体化”贯通式九年制中药学创新人才培养模式落地。

“本硕博一体化”九年制如何贯通——

搭建“一中心三层次七阶段”培养模式

入学前,在牟仕昊的想象中,中药学学生会像神农“尝百草”那样,在深山峡谷寻找石缝中一株株罕见的药材。

入学后,他发现每天除了要学习中药学专业课之外,还需学习大量自然科学基础课程和“国学讲义”这类哲学社会科学课程。同时,他在本科阶段就有专业导师指导,可以进行特定领域的研究。

“刚入学时,学习强度很大,和我想象中轻松悠闲的大学生活不太一样。但现在我和同学们一致认为,这样的学习经历让我们收获满满。”牟仕昊表示,自己已经通过学习“超纲”课程渐入佳境。例如,在“国学书院”里所学的“四书五经”中的知识,可以加深他对药学伦理学的理解。而必修的实验课和其他自然科学理论课程则培养了他的科研思维与多学科相结合的科研能力。

“九年贯通的重点在‘一中心三层次七阶段’。”彭成介绍,“一中心”指以中药学拔尖创新人才培养为中心,“三层次”指中药学本科、硕士、博士三个层次贯通式培养。本科层次重在培养学生的基础通识知识、专业素质教育、实践能力;硕士层次通过集中培训、分散培养两个阶段,使学生掌握系统中药学思想、中药专业精髓和具备科学研究素养;博士层次则通过交叉学科、前沿技术创新方法的培养,以及国内游学、国际访学、交流论道的锤炼,使学生达到中药学拔尖创新人才水平。

“七阶段”则是将中药学人才培养的九个学年分成了七大阶段。其中,第一学年为基础通识教育阶段,第二至第三学年为专业素质教育阶段,第四学年为实践能力教育阶段,第五学年为集中培训科研素养阶段,第六至第七学年为分散培养专业方向素养阶段,第八学年为交叉前沿创新素养阶段,第九学年为游学访学论道阶段。

“这样的教学模式能够解决分阶段人才培养时出现的‘浅尝辄止’问题。”在彭成看来,该模式更着眼于培养全面全能、符合市场和科研需要的中药学专门人才。

“师承教育”如何在新时代焕发新光芒——

传承精神血脉助力中药学人才培养

师承教育,俗称“师带徒”。在成都中医药大学“本硕博一体化”九年制贯通式人才培养模式中,“师承教育”是关键一环,决定了中药学人才的高度和延续性。

每个学生从本科开始就跟着固定导师学习和开展科研活动,在导师的引导下寻找自己感兴趣的研究方向,并能在硕博阶段进行深入研究。“‘师承教育’对教师团队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因此,我们致力于打造一支具有创新能力和交叉背景的教师团队。”成都中医药大学药学院院长韩波介绍。

韩波以自己为例。他本硕博均就读于四川大学华西药学院,学成后又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RNA研究所担任访问学者。“西学中用”的科研背景,使得他能够将现代药学研究中的化学、生物和药物设计等知识与中医药研究相结合,最终促成了他目前的研究方向:中药药效物质的结构优化、分子网络机制、多维构效关系和创新药物研发。他的研究为中药学带来了全新的视角,也鼓舞、激励着“新生代”中医药学子。

“师承教育”的效果,在实践中也得到了检验。

“我的科研之路多亏了导师的指引。”该校2017级中药学直博生、2013级中药学(基地班)学生文雯有两位导师——本科阶段的导师马云桐和硕博阶段的导师徐世军。

本科时,文雯跟随马云桐一行人上峨眉山采集、绘制药用作物——黄连。彼时的文雯没有绘制中药药材的经验,采集完成后她便迅速凭借印象绘制出黄连的大体模样,拿给导师检查。马云桐在仔细检查过图纸后,严肃地教育她:“你绘制的黄连,根本看不出来同其他毛蓑科植物有什么区别。这说明你没有仔细观察就开始绘制,这样的科研态度是不对的。”

“马老师端正了我的科研态度。”这次之后,文雯再也不敢对科研敷衍了事。

2018年,在中医特色人才培养“李斯炽班”的基础上,该校开办中医学一体化“5+3邓绍先班”,强化传承型中医药高层次人才培养,多阶段多环节全过程强化跟师实践。2020年7月,该校又开启了传承型师资博士后培养新模式,组织新进师资博士后进入工作室跟随名家学习,提升经典理论水平和临床技能。

将“师承教育”融入院校教育,让学习者通过“早跟师”感悟中医思维,更易理解课堂讲授的中医经典和理论知识;通过“勤跟师”多临证,领悟体验中医经典的临床价值;通过“承名师”,发扬名家思想,体悟名医成长之路,树立苍生大医的信念和济世为民的决心。

“传承成都中医药大学的精神血脉,做‘有理想、敢担当、能吃苦、肯奋斗’的新时代好青年。”成都中医药大学校长余曙光勉励学生,做有智识、有智勇、有智慧的新时代中医药事业传承创新人才。

作者:通讯员 张玥 中国教育报记者 倪秀

招生信息
近期热点
考研工具箱
查询
统考
推免
Top